1. <tt id="nas0c"><small id="nas0c"><dfn id="nas0c"></dfn></small></tt>

    2. <source id="nas0c"><mark id="nas0c"><noframes id="nas0c"></noframes></mark></source>
      <video id="nas0c"></video>
    3. <u id="nas0c"></u>
      <ins id="nas0c"><big id="nas0c"></big></ins>

      文化

      文化

      首頁  / 長春動態 / 文化

      《我的姐姐》贏在 詮釋“她力量”

      不出所料,《我的姐姐》自清明檔上映以來,以3000萬元的小體量投資,始終占據著內地票房榜榜首之位,成功阻斷好萊塢大片《哥斯拉大戰金剛》的強勢勁頭,舉重若輕的現實題材再度引發觀眾熱議——從小因家庭重男輕女受盡委屈的姐姐安然,是否該在父母車禍雙亡后放棄考研夢想,承擔起撫養年幼弟弟的責任?

      在一些人的觀念中,父母離世,姐姐照顧弟弟天經地義,就如同片中安然的姑媽為了自己的弟弟、安然的父親而放棄學業、求全過活一般。但在女性個體意識覺醒的當下,似乎“理應如此”的單選題,卻正在催生截然不同的答案。

      兩難,是《我的姐姐》直戳社會痛點帶給觀眾的反思。觀看影片,人們在與主人公一并糾結的過程中愈發清醒地意識到,“姐姐”這一性別似乎天生就具有“身份之痛”,而在兩代“姐姐”中,姑媽選擇了隱忍,安然勇敢選擇了與生活抗爭。不過,當安然決定割舍親情,找人領養弟弟時,不出意料地遭受了來自家庭、社會等不同層面的指責。故事表面呈現出的是兩代女性的不同選擇,內核實則是在透射女性現代意識與以前的價值觀的激烈碰撞。這種碰撞使觀眾能自覺地被劇情牽引著陷入沉思——作為一個從小為幫父母得到生二胎資格而假裝殘疾人,還要因為自己是女孩就應該早點畢業、結婚、養家而被父母篡改高考志愿的年輕女性,難道只有一味隱忍和付出才是人生的正確選項嗎?

      正如安然所說,她并沒有將對父母的怨轉嫁到弟弟身上,但她“不能為他犧牲更多了”,因為“我的人生不只有你一個人”。當鏡頭對準中國式家庭中的女性,這部大膽展現現代女性在家庭、社會等大環境中所面臨抉擇的影片,自然傳遞出了飽滿的“她力量”,正是這種力量,引發觀眾落淚、共情,也恰恰是這種比現實更現實的藝術表達,為《我的姐姐》贏得了人心。

      在電影呈現的既微觀又宏大的世界中,觀眾跟隨安然內心的掙扎、羈絆、自省,也在接受心靈洗禮,這種觀影效果,使該片編劇游曉穎想以一個女孩的視角作為杠桿,撬動人們對女性成長、原生家庭、自我追求等問題討論的這一初衷得以實現。影片的最后,導演設定了一個開放式結局,究竟弟弟的未來將何去何從?這一點我們不得而知。但我們能確定的是,安然最終選擇了與弟弟、與原生家庭的矛盾達成和解,這要比為了夢想遠走他鄉更有勇氣。筆者以為,這才是《我的姐姐》呈現出的強大力量和深刻意義。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男女做爰全过程免费的视频,歪歪私人影院午夜毛片,欧美熟videos肥婆,日本欧美一区二区免费视频 网站地图